hpfeed

新聞台
2018-08-13
1.蔡英文高調過境洛杉磯,中國外交部:堅決反對2.內外交困,今年北戴河不太平3.中國想打造"冰上絲路",俄羅斯搶先控制北極航道4.川普簽署國防授權法案內容涉美中關係5.人民銀行:不會把人民幣當作對付貿易爭端的工具
明镜电视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23:58
播放中
廣西沒收美國公民21套上海房產,范冰冰被封三年是福是禍?(《法治與社會》第126期)
00:56習近平熱回溫?官媒高捧萬能;北京放美國大豆船入港自掌嘴;孫文廣已返家但被看守;上海民族黨成立爭“滬獨”;巴基斯坦扣留持槍中國人;西雅圖劫機對話錄音曝光(《全球新聞連報》2018年8月13日-2)
02:00海航紐約大樓傳被白宮逼售;特斯拉除牌下市找到金主了?比特大陸將赴香港IPO;微軟股價狂飆CEO低調賣股;中國P2P集體崩潰已有對策?影視公司大砍天價片酬(《今日華爾街》2018年8月13日)
02:48土耳其自找苦吃,川普關稅加碼;人類最接近太陽的可能性,帕克追日升空(《紐約看天下》2018年8月13日)
03:27習近平北戴河粉碎政變說,中共兵事敘利亞展雄心,持久戰將中國打回叢林深處,飛向太陽的帕克是為了挽救地球(《點點今天事》)
04:01去紐約“夢龍”博物館DIY屬於你的“Magnum”吧!(《今晚世界很好玩》)
04:10我有這樣一個母親之三(《南央講故事》第13期)
04:25中共打特久戰的民眾與國際資源,民族記憶支持抗外,新疆再教育政策改造靈魂,美國打擊土耳其敘利亞伊朗俄國,中共乘機聯合;中國留學生當間諜、移民吃美國的說法爭議(《點點今天事》)
05:03澳洲遭遇五十多年最嚴重旱災;澳洲是種族主義國家?小熊維尼真人版電影在中國禁播(《澳洲看天下》第33期)
05:43美國新移民改革將矛頭對準合法移民(《芝加哥看天下》第43期)
06:34習近平懷有巨大不安感,元老倒習只是一種大眾期待(《明鏡書刊》)
06:41政治局級大佬罵黨媒不給力;經濟軍事化管理;厲害了我的寺,500元助投胎美國;范冰冰有生命威脅?(《全球新聞連報》2018年8月14日-1)
07:44中國本土只能內生封建王朝,選擇與美國為敵是世紀錯誤(《財經全觀察》第98期)
中國密報
2018-08-13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未來20年有可能民主化 顧為群:OK。民主制度絕對不是完美無缺的,大家都知道,它實際上也是a working progress,大家正在做的工作。大家的目的,就是要不斷地改善人類治理他自己所形成的社區、社會的方式、方法,以便使人類的福祉最大化,那麼邱吉爾的名言,大家都知道了,對吧? 那麼專制呢,好還是壞呢?我相信到現在為止,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認為專制是一種理想的制度。他最終,他是沒有底線的,他可以吃人的。博卡薩,中非的皇帝,在訪問了故宮之後,得到了靈感,說我回到中非以後要稱帝,你看中國的故宮多麼地偉大,中國以前的皇帝多麼地幸福,幾千個妃子為他服務!回去稱帝了,然後就被法國人推翻了,發現他冰箱裡藏著人肉,他要做燒烤用的!是完全沒有底線的。 那麼民主呢,肯定是需要改進的。從古希臘當時就是逐漸在摸索民主制度,到現在實際上,理想上來講,我們可以完全把民主制度廢除掉,所有的公共政策,全部由類似IBM創造的華生系統,來設計出最佳的公共政策,要人來執行就行了。這從理論上,目前就可以做。不用人民來選舉少數的政治家,而那些政治家還要募款,相互還要鬥爭、批判、廝殺,那當然都是和平的了,在議會中打架,像臺灣那樣。我們可以設計出來的政策,可以比他們設計出來的都好。 然後我們用自動化的方法來生產產品,生產完了按需要分配,大家都不需要當工人,都去天體浴場去游泳,或者就是休閒、休息,這是從理論上,再要5年,5年不行,20年是絕對就做得到的。工人不需要了,農民也不需要了。大家都當思想家,你愛想什麼想什麼;都當作家,你愛寫什麼書寫什麼書。一個充分自由的人類社會,20年內,從理論上是搞得定的。 那麼走到那個目標,怎麼走?要尋找一條道路。你尋找獨裁的道路走向那個目標,還是西方發達國家到目前為止找到的這條道路、民主的道路?現在全世界有70多個民主國家,那麼比10年以前少了,為什麼少呢?現在西方有一個論點,就是說,當時民主制度擴張很快的原因,就是西方用世界銀行,來強制性地要求那些完全沒有民主傳統的,比如說非洲國家。 實際上民主呢,現在有很多爭論。民主不光是包括選舉,那是古典的理論,熊彼特、亨廷頓他們的理論,就認為民主只包括選舉。現在在,這個光譜現在是很長的,其中已經在右端,左端是選舉,右端呢,平等,已經包括在民主的概念之中了。所以民主的概念本身,如果我問你們五位,你們自己的每個人的定義,對民主是什麼樣的定義,你們會得出的結論,告訴我的,完全都不一樣。它的內涵和外延都有什麼東西,你們先寫下來,你們大家可以比一比。所以,就是實際上是沒有共識的。 那麼現在70個國家,富裕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那麼他們覺得什麼原因呢?就是他們沒有那個文化的基因和基礎,然後把民主強加上去以後呢,很快,這個制度不穩定,就又解體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國創造的制度似乎是一種替代性的制度,可以替代民主制度的。它經濟發展很快,速度很快,他治理很強,但實際上呢,民主和治理是兩個維度的不同的東西,它不是同一個東西。民主是你這個領導人,它的統治者,是怎麼樣形成的;治理是掃垃圾、生產蔬菜這個能力,這個能力,中國自從秦始皇以來,就是世界上最強的,所以這是一個治理能力。 我的結論就是,不管習近平喜歡與否,中國人民在未來的20年中,是完全有可能走上民主的道路的,但是我們同時要得到西方國家的強大的支持,我們去尋求他們的支持,在他們的支持下,我們自己實現民主制度。 陳小平:謝謝顧博士!好,現在再轉到我們的演播室來,我們請張艾枚女士再做最後三分鐘,然後再是馮崇義教授,最後三分鐘,我們這個節目就結束了。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8-08-10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中國擁有憲政民主的基礎 第二個,習近平繼承什麼?我覺得比較贊成馮崇義先生的提法。就是不管中國有多少問題,但是中國實際上(在勝平先生、何頻先生講的這些問題上都是說明)有搞憲政民主的一個社會基礎了。這原來是鄧小平(這個當然是美化鄧小平的說法)說我們先通過市場,先創造一個獨立的利益,去創造一批獨立的利益群體,然後通過這些利益群體的談判和改革再建立憲政民主。這本來是80年代還搞黨權的這些人唯一的一個理由,現在呢,本來應該開放選舉,那就把九龍開放,讓他們競爭麼,在人民面前選擇嘛!我一點都不反對逐步開放選舉過程,但是你應該要開放選舉過程,你若說再重建一個“專制”來解決,我覺得人類社會又倒退到了一個幼稚階段。 人類社會早就有問題,當人類有問題的時候,選擇專制是比較幼稚的時候,沒有政治經驗的時候,對專制君主做了很多的想像。那時候的君主還真是通過很多殘酷的鬥爭考驗,一個個都跟先知似的,最後他們都會把這個社會帶向災難。皇權哪,也不是沒有規則,中國是以禮治國。其實習近平的這個獨裁,是比中國皇帝還要爛、還要壞的獨裁,還要壞的暴政,因為他沒有規則,是他自己在創造規則,他想幹啥就幹啥。過去皇帝殺大臣,是有規矩的,你不按規矩就是暴君,對吧?這個,過去他是有禮的,是以禮治國,不像我們現在。 至於說,勝平說到迴圈,我覺得勝平又跳出了毛鄧這個說的,中國古代社會好像就是除了農民起義,那怎麼英國、法國就沒有呢?其實區別就是托克維爾說的,托克維爾講美國和法國的區別就在於,法國要用極權辦事,最後極權垮了之後,社會就是原子化,就是變成了一盤散沙。只有知識份子靠概念去想重建社會,最後就導致了很多的災難。但是英美就不是,它是政府的權力很小。英國人當時不像當時歐洲的主流,說要重建王權。你要知道,啟蒙學者是跟開明專制結合的,你要通過一個絕對王權推行開明因素,對人民搞啟蒙、推行現代化,不相信人民、不相信利益集團,利益集團是不好的,要執行一個王權,克服封建的各種因素,但是最後呢,他們並沒有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而英國的貴族和英國的人民,沒有大局觀念,他們不願意支持一個王權,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利益,於是兩次用劍逼著國王搞了一個大憲章,搞了一個光榮革命,都是用劍逼他。那最後,英國的貴族沒有大局觀念,反倒給人類開創出了一個主流文明的線索。 所以回過頭來說呢,我認為習近平上臺之後,如果習近平開放,進一步地開放言論空間,引進法治,我一點都不反對。他可以逐步地像80年代的,放棄權力,同時規範利益表達,誰破壞規則就整誰,我覺得這個,他能得到更多的支援。 而且其實制度主義者,你也別以為他是什麼教條。孟玄你要有本事,你去搞個研究,推翻制度主義啊!學界可沒有鎮壓你,那是你沒本事,你可能就沒有這麼一個東西能推翻它。那麼制度主義說得很清楚,不管什麼利益集團,在這個制度下這麼行事,在那個制度下那麼行事。我老跟我的民主黨員說,共產黨的官和美國的官是一樣的,誰給他權力,他忠於誰。中國共產黨的官,黨給他權力,他就忠於黨,他不忠於黨,他就違背人性了嘛!少數的,像我們這種,違背人性,就被踢出來了嘛,對吧?那麼美國的官,人民給他權力,他當然就不向什麼他的上級負責。 所以我想啊,回過頭來說呢,其實憲政民主不難。我跟我的大學同學討論,憲政民主就是講道理的規則,普世價值就是講道理的規則,要平等、要自由、讓人們表達,遇到有分歧的時候,要有一個公平的程式做出決定,這些東西有什麼難理解呢?這是教條,那沒錯,那人類社會不就是靠一些教條在維繫嗎?你的教條合理,還是我的教條合理?你的教條經歷了歷史檢驗,還是我的教條經歷了歷史檢驗?孟玄呢,你的那個什麼皇權,都是你想像出來的,它的優點是你想像的,連它的什麼歷史的建構都是你想像的。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8-08-09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革命亦是暴政的繼承人 習上來之後第一件事,他是對公知是做了很多限制的事,就對文化精英。因為大家可以回想,五年以前,中國的話語權完全是由公知自由派掌握的,就《南方週末》也好,《炎黃春秋》也好,天涯也好,在哪個地方發言,如果你不罵共產黨的話,你基本上不好意思說話。那個時候,是又在體制內,很多人又得到很多好處,又做了反體制的事兒,所以後來才有吃飯砸鍋一說。他上來以後呢,限制大V,抓了一些大V,限制了他們的言論,封了很多網站,所以從此中國的公知就沒有了吃飯砸鍋的自由,自然是很不幸福的。第二步呢,對財閥下手。15年股災以後,抓了很多金融的這些人,所以財閥現在外逃的、罵他的人也很多。就該做的都做了。最後的對手是趙家人,換句話說,是自己。就習怎麼做這一步,我就拭目以待。所以這就是中國的一個大的格局。 那麼怎麼走出這種情況?我一直認為改革,任何國家改革,有三個層次,中國一直沒有走到第三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呢,器物改革。這個中國100年以前就走過,現在又在走。就洋務運動這些東西,中國能做,工業能學西方的東西。器物改革一群企業家就能做得到。 第二個層次的改革什麼呢?制度改革。比如戊戌變法,還有很多現在制度上的改革。這個也做得到,也在做,一群政治家的作為。 但中國最難的,也一直沒有進行的,實際上是觀念的改革。觀念的改革需要一批思想家,思想家一定要擺脫歷史的那些框框,一定要有自己的創新的思想。就如果說張益唐先生,就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他找到了孿生素數之解的話,我相信“黨主立憲”就是中國跳出王朝週期律之解。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路。 問題在於,朝野雙方對這條路都還沒有充分的認識。在朝的,想的還是千秋萬代,贏者通吃;在野的呢,想的還是繼續革命,取而代之。這就是中國最難的地方。其實呢,中國,習剛開始上來的時候,很多人支持他,這是一個謬托知己的支持。左派喜歡習近平,五年以前,希望他回到毛澤東,支持他;右派喜歡他,希望他能學習蔣經國;元老喜歡他,希望他做傀儡,作胡溫第二;而紅二喜歡他呢,所謂的陳小魯講的,不添亂;你看治理聯誼會當時基本上都支持他,是希望他做小弟,就是大哥們罩著你。五年之來,下來呢,所有人就都發覺呢,他們是謬托知己,看錯人了,所以現在大家都不喜歡他,很多人罵他,這是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 在我看來呢,這些政客文人失望,中國反而有了希望。只有在現在這種做法下面,中國才有可能跳出這個亂局,最後呢,就實現中國的國運。其實從毛澤東那個時代的人,就想跳出王朝週期律,梁啟超也提了那些事,一直沒有跳出來。現在我相信,中國這條路很清楚了,就是只有在現在共產黨的執政黨的控制下,一步步地往前走。這個路呢,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先法治,再自由,最後民主,就10個字。簡單地說,先定交規,然後再自由駕車上路,最後你再投票選舉,去修訂這個交規。如果說法律是紅綠燈制度的話,黨就是警察,你必須要有這麼一個機構,這麼一個組織。你如果說不按照這個秩序來,咱們先自由,自由派講的就是先自由,先自由,沒有交規,你就想想,這是怎麼一個交通狀況? 實際上美國有今天,也不是它一開始就有今天的,它也是先定了這麼一個交規,然後不好,它再一次次地修憲。這次修憲,實際上就是一次。那麼美國一路走來,20多次的修憲,才有了今天的美國。剛開始的美國,它又有奴隸制,又是85%的人沒有選舉權,然後鎮壓起義,那個時候的美國絕對不如現在的中國。 所以我是覺得,剛才軍濤也講了革命,講了很多革命的道理。是,革命是暴政的引子,這沒錯,但是革命也是暴政的繼承人,就沿著革命這條道路,你永遠走不出這個暴政的生理。權力使人腐敗,這句話大家都講爛了,誰都知道。但是我一直要提出另外的命題,我的畢業論文裡面講的這個命題是什麼呢?革命使人墮落。一定要用英文講的話,就兩個,Power corrupts, revolution degenerates。(革命使那些在朝的人、掌權的人腐敗,革命就使那些想取而代之的人墮落)。沿著這條路,你永遠走不出來的。中國已經走了幾十次了,繞了幾十圈了。 黨內曾有人期待習近平學習蔣經國。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