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新聞台
2017-11-21
台灣演員胡慧中丈夫、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前全國政協委員何志平,涉嫌與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Cheikh Gadio)代表一間中國能源公司賄賂非洲官員,以獲取生意利益,先後於上周末在美國紐約被捕。   2017年11月20日《新聞時時報》節目   主播:梁雁  
明镜电视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23:47直播:暴露的埋伏,中共十九屆三個委員會名單的名堂(《中共十九大》第38期)
01:06謝志偉大使談台灣外交的國際空間(《明鏡專訪》)
01:27直播:習近平要掌控中國三十年?(《慢山微語》第8期)
02:24中國現狀與民主未來國際研討會(《明鏡現場》)
02:44直播:美國三個航母打擊群進入西太平洋,在中國多年卻不識紅色帝國(《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26日)
03:16十九大后,处置孙政才会惊爆什么?(明镜之声 2017年10月27日第一次播音)
03:46直播:習近平的新班底如何自信治國?(《中共十九大》第45期)
04:46趙樂際怎麼連上習家?與趙壽山什麼關係?(《點點今天事》)
05:18十九大後,蔡英文首度回應兩岸(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7日第二次播音)
05:38新時代=習近平稱霸?(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7日第三次播音)
06:02新常委磨刀霍霍,中南海新局開戰(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7日第四次播音)
06:27六常委禁聲自保,習近平才是皇帝(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7日第五次播音)
07:09直播:19大之後中共對台灣政策預測(《明鏡專訪》)
07:41直播: 川普總統宣布國家鴉片危機 甘迺迪總統刺殺調查密件公布了嗎(《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27日節目)
08:13習家軍忠誠第一(明鏡之聲 2017年10月27日第六次播音)
08:34直播:王滬寧入常——習近平转型战略的棋子(《中共十九大》第46期)
09:42中國民運波茨坦會議授劉曉波紀念獎(《明鏡現場》)
09:54中南海的“候谈室”,习总亲自面试(明镜之声 2017年10月27日第七次播音)
10:17直播:十月革命百年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誤入歧途(《歷史明鏡》第85期)
11:19張春橋與文革 - 讀《張春橋:1949及其後》之二(《友漁讀書》第5期)
12:15處理民主与民族關係,是對話而不是對抗(《明鏡專訪》)
12:26直播: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是怎樣確定的(《點點今天事》)
13:40直播:習近平權力登頂迅速,老布什捲入性騷擾醜聞(《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25日)
14:12直播:十九大塵埃落定,習近平強勢勝出?(《中共十九大》第43期)
15:12直播:他的名言總有一段會刺痛你-重讀王爾德(《思烤方式》第28期)
15:39直播:川普總統今年剩下的最後重要人事案 聯準會主席(《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26日)
16:10直播:桂民海“釋放”了,銅鑼灣書店事件結束了嗎?(《藝術家》第21期)
17:21揭中國體操隊興奮劑事件,流亡隊醫薛蔭嫻波茨坦會議發聲(《明鏡現場》)
17:47直播:十九大習近平集權之後,偉大鬥爭和可能災難(《中共十九大》第44期)
18:49直播:從通俄門調查結果看美國政治走向(《西方觀察》第20期)
19:48直播:十九大報告 - 習近平有個什麼樣的強軍夢?(《中共十九大》第35期)
20:47【中文字幕版】郭文貴噤聲的焦慮,趙樂際取代王岐山?傳政華成中委?元老院的功能(《點點今天事》)
21:08直播:習近平的名字寫入黨章,福兮禍兮?(《中共十九大》第39期)
22:08直播:中共十九届領導班子,重政治局輕常委會(《中共十九大》第40期)
23:31直播:中共十九大英文媒體如何看,台灣光復節官方紀念冷淡(《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25日)
00:01直播:習近平19大實現集權夢“打包談判”結局又如何?(《中共十九大》第42期)
01:19國際聲援西藏組織談中國和西藏的關係(《明鏡專訪》)
01:45直播:羅馬尼亞 - 希臘主義的叛逆子孫(《劉仲敬思想》第11期)
02:52直播:大躍進大吹牛 - 白楊樹上結蘋果(《依娃-尋找大饑荒》第8期)
03:44中共十九大代表:被抓的、待查的、落選的(《點點今天事》)
04:09直播:習近平的世界觀與政治轉型的可能(《慢山微語》第7期)
05:09直播:國安官員招降郭文貴險些被抓,張裔炯沒有說的話(《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23日)
海外聯播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08:10
播放中
給您提個醒!黑五臨近,買買買不要掉入圈套(《今天世界很好玩》)
08:22周末专辑(2017年11月18日)
09:21楊永明:中國將成為除了軍事之外的亞洲領導大國(《明鏡現場》)
09:45美国观察(2017年11月18日)
10:44美國防部造反政變,推翻川普;色慾橫流的國會,裡外不是人
11:17紅機子與十九大:中國不政改便有政變
12:05信奉一家人:在大寶法王修行寺院
12:14習川哥倆好關係仍不牢靠,中國駐美記者將被監控?美國之音台長制造的災難,張晶真是間諜?(《點點今天事》)
12:53中國政治亂象與診斷,兩套權力體系
13:54“死”也要住曼哈顿
14:07蒼茫的時刻,匆匆的人生——記劉波
14:40川普訪華,到底誰忽悠了誰?
15:39律師與當局的城下之盟是如何破裂的?
16:38習近平反美外交大掉頭,傾國之力款待川普总统
17:52【完整版】計劃生育:婦嬰的災難,人類的悲劇
18:51那些失蹤的日子,我去的地方
18:56專訪郭文貴三記者收到解僱函,美國之音事件有處罰無真相?
19:56監察法拋棄憲法,中紀委兼併監察委?
20:52怎麼與美國社安局打交道?
21:46美國之音斷播門事件三名記者被解雇
21:52美國之音三位被解僱記者將打官司,斷播門事件傷害擴大
22:03被解雇的記者如何與美國之音打官司?贏面多大?
22:44趙樂際的父親與親家,將拿誰作首虎,學王岐山還是賀國強?
23:01烏坎事件,汪洋究竟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00:11下了郭文貴船之後的故事
00:14陳雲策動未遂政變要搞倒胡耀邦的前因後果
01:12直播:黑色星期五,折扣哪裡有?(《今天世界很好玩》)
01:25那一年發生在明鏡火拍的趣事
01:29王對王,習近平身後還有一個王;法中法,川普真的無權處置郭文貴?
02:09“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政治生存大師”穆加貝王朝脆斷?
03:05海峽論壇完整版(2017年11月19日)
04:04台灣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遭批為選舉綁樁、罔顧農民權益(《明鏡現場》)
04:43瘋晴年代:劉波、王雪冰、王岐山與許睛的謠言及想像
05:16從伊朗出版社到美國校園:一位伊朗學生的職業經歷與留學生活
05:49好萊塢性騷指南圖,東方快車的魅力謀殺,意大利輸球跟普京有什麼關系?星期五為什麼是黑色的?(《芝加哥看天下》第4期)
06:31中共道德生活指南寫了什麼?國際巨星遭中國拒發簽證(《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1月17日)
07:01廖天琪榮獲2017年加泰隆尼亚笔會“自由之聲”獎(《明鏡專訪》)
07:28王滬寧入常,習近平打響政治轉型第一槍?(《明鏡書刊》)
07:35直播:楊天水腦瘤死—是否被謀殺?(《法治與社會》第81期)
08:33美國三大社交媒體憑什麼封鎖郭文貴《點點今天事》
09:15社交媒體封鎖,中共繼續打壓,郭文貴和支持者如何突破?《明鏡專訪》
10:11高山上的秘箋:中國人與美國人怎麼比聰明(《喝咖啡來點心》)
10:12陳文茜:政治觀點變,人生感悟多(《明鏡專訪》)
10:58穆加貝玩完,709律師家屬受牽連,老農反強拆鋤殺官員(《網言網事》)
11:54習近平新動作有喜有憂, 汪洋不是开明派(《大事小評》第1期)
12:55文革後鄧陳清查“三種人”好給子女開路(《歷史明鏡》第92期
14:02文革後鄧陳清查“三種人”好給子女開路(《歷史明鏡》第92期
15:08聖經博物館華府揭幕, 王炳章家人出席(《明鏡現場》)
明鏡月刊
2017-11-20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陳小平:那您站到從更多的從人道主義的角度,這種策略的角度去救劉霞、劉暉,別的事情儘量地淡化一些,是這樣一個……   郭文貴:人家劉曉波已經一輩子,到最後來了一個真的死無葬身之地。獻給了這個民族、國家,對抗、追求自由,發揮自由女神精神的人,如果還讓人家劉霞和劉暉還鼓勵人家去送死去,那咱們還有點良心嗎?我們應該讓劉霞、劉暉徹底放棄,徹底放棄,徹底放棄,真心放棄,在國外養病。如果讓我說了算,放棄,真心放棄,任何人在鼓勵劉霞,在鼓勵劉暉去談劉曉波的事情,這都是跟劊子手沒有什麼兩樣。跟這些盜國賊沒有什麼兩樣,只有過之,沒有不及了,人家已經這樣,你看人家劉霞,一個女人,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完全活在精神領域。人家劉暉,人家哥哥,這個時候現實點,不要再讓人家都當炮灰去了,我們該用人性、理性,讓人家過點人的日子。叫她有健康的,快樂的、安靜的過日子,不要打擾她。我特別希望所有他們出來以後,就別讓他們再上鏡,特別明鏡,你就別讓她上電視了。你也別談民主了,你也別談自由了,也別談曉波了,還搞什麼基金會,搞什麼研究會,讓咱們要出面,那是害人的,這是往死了害人的。   害一個不算,把人家全家都害了,人家是用那個辦法害,被肝癌死。我們是用鼓勵的辦法,把她搞重要害死。這是不對的,這就是我的看法。抱歉啊,我說的有點直。   陳小平:確實你的這個說法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樣。但是我想有一條人家能接受,就是人道主義,這個東西很多人都能接受。我想你的這個關於怎麼樣的搶救劉霞,怎麼樣搶救劉暉的這個意見,我們這個視頻節目會有很多人會看到,我想會引起一些討論的。   郭文貴:我相信這個事情,這是我個人的想法。這就是我剛才真實的想法,因為我們都有家人。曉波的家人太苦了,如果是我能為他做些什麼,在資金上的幫助,在海外來有各方面的幫助,我一定,我非常願意,很榮幸,如果她願意的話。剩下的事情我都不想談,什麼很多人給我提供說,讓我幫她這個,幫她那個,我說任何事情我都不想參與,曉波事情已經偉大了。偉大到了現在這個高度很多人都無法比擬了,就不要再讓家人背著這個偉大的包袱,都把他們壓死。這個偉大是很多人背不起來了,這是不能承受之重,我們就不要再害人家人了。   但是我們要儘可能地讓他的家人,過的好一點,快樂一些,過的健康一些,幫他們出來,得到自由。然後在不影響家人的生活下,讓曉波精神發揚光大。然後我們要自己親身去做,親力親為去做。我認為這個比較重要,比較現實。我們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對曉波的尊重,就是對曉波精神的傳播。這很重要。   陳小平:好,謝謝郭文貴先生,在這麼美麗的星期六的下午,帶我們這個,在你的這個豪華的遊輪Lady May上,參觀曼哈頓。講解這個自由女神,以及講解劉霞和劉曉波,   非常感謝您跟我們提供這樣一個機會。   郭文貴:謝謝小平先生,謝謝明鏡的所有同仁,我也衷心的希望,我原來承諾過有機會能讓我們的推友們,有一些人能上到這個船上來。這個船是世界上連續幾年獲得設計大獎的船,希望有機會找合適的方式,有一些推友能上船上來。在這個船上看曼哈頓,確實是不一樣的。在此,小平先生,您這個問題問的特別好,希望我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大家多多包涵,我僅是個人之見,謝謝你們。   陳小平:好,希望網友這個到,找機會來欣賞郭文貴先生遊輪。也跟他討論共同關心的問題,謝謝大家。   郭文貴:謝謝。      劉霞和弟弟劉暉。   為何訂在七一七?   陳小平:觀眾朋友們好。這是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先生第四期。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   在給你說話之前,我先給明鏡做個廣告。   郭文貴:好。   陳小平:1月26號,我對您進行了第一次專訪。3月8號是第二次,6月6號第三次,   現在是7月17號第四次。有興趣的觀眾想看前幾期的,可以到明鏡電視的明鏡火拍。   追溯前三期專訪,今天是第四期。好,郭先生,很高興您今天再次接受明鏡電視的專訪,我很榮幸。   郭文貴:小平先生好,所有的明鏡觀眾好。   陳小平:文貴推特的推友們好,那個我先給大家解釋一下,前面那一段四十分鐘的視頻是怎麼回事,我們原來是想在第四期的專訪給一個全新的呈現,所以說我們原計劃確確實實是要在海上直播的,但是人類的技術到現在,在海上直播,可能還要繼續努力,那個游艇上的這個電子設備,各方面是挺好的,但是我們測了一下網速,不能滿足直播的要求。所以說,我。們也不能夠白白的上一次船。因此把我今天要問的第一個問題就在船上,問了一下郭文貴先生。所以說,剛才我們談了一下劉曉波,這就是這個我們今天專訪的一個開始。   對,因為確確實實,今天的這個現場直播的這個採訪,我第一個問題也要問劉曉波,   因此這個郭文貴先生,關於劉曉波先生怎麼回答的,大家都已經聽到了。我這個問題,也問完了。因此在這個直播現場,我就不準備再問劉曉波。我要直接問郭文貴七一七爆料的事情。   好,這個郭文貴先生是這樣,前三期的這個專訪,你把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的胃口都吊起來了,現在說山溝裡都在看您的這個爆料。一會兒你說爆,一會兒又說不爆,但是確確實實在中國掀起了地震般的一種效果。那麼今天這個七一七這一天,我們先來破一個題,   就是說您為什麼把你的第四次專訪定在七一七這一天?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一個問題。因為你上一次,第三期專訪的時候,你提到過六一六到七一七這個時間的節點,你能給大家先稍微解釋一下。   郭文貴:好,謝謝小平先生,七一七這裡邊很有意思,首先我是排行老七,我家弟兄八個,我的盤古酒店,也叫七星酒店,跟我這個排行老七也有關係。同時我們家裡邊很多地方都叫七,因為七是我的吉祥數。包括這個我定的,我所有的計劃當中,未來大家都能回頭一看,跟七都是有關係的。這也是冥冥之中的事情吧,很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事情定在七一七。是當初我這個,過去三年的計劃,對這個計劃,整個排到了七月份。七月份,因為大家都知道,最重要的是中國的政治盛世,就是北戴河休假。就是休假政治會議,不是非正式會議。實際上非正式會議比正式會議還重要,這就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政治形勢所決定的,   這就是老年政治和青年政治和黑箱政治。導致的這麼一個非常奇葩的一個月份。七八月份,那麼北戴河度假當中,把這個黑箱政治,還有老年政治給完美的綜合在一起,它決定了中國人的命運,甚至影響世界。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明鏡月刊
2017-11-19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轉移對王岐山關注   因為我現在,我太太和我女兒來了以後,剛才你看到了,就是我太太現在是越來越瘦,白頭髮越來越多,這個我昨天我跟我太太跟我女兒、兒子說,我說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用老百姓話說就是作死,找賤。我完全可以妥協,我完全可以跟他們做交易,那麼我現在所有做的事情是踩著我員工的白頭髮,我員工失去自由,和我員工家人的眼淚,我家人的眼淚自由和白髮和生命,來追求我今天所要的民主自由和法制。但是我告訴他們,我說你們不要後悔,   我們再活十年、二十年享受這人間最好的生活又能怎樣?哪一天被肝癌死,被這個打飛機死,被陽萎死都有可能啊。我們不是這樣,我們的子孫後代,那也是這樣。所以說我們活著,不要看眼前這一點,人家美國人死了多少人,有了多少的流血,多少的衝突,才換來了一個強大的美國。他們也不是一生來就是這樣的嘛!還是有抗爭,有辯論、有爭論才有了自由女神的存在。   那麼我們現在看到國內的盜國賊,每次講這話的時候,你看,你美國過去如何…就因為人家過去奮鬥了,有毛病、有缺點,人家才有了今天,上天才眷顧了他,如果我們美國還活在過去就沒有美國,就沒有今天。那我們中國在官員老騙老百姓似是而非的道理,你看美國也這樣,所以我也這樣,美國已經給你做了一個樣板,你應該學好不學壞,這是起碼的邏輯和常識。就是劉曉波的事情在美國不可能發生,你就沒必要發生,你不要再重複美國二百年以前的災難和錯誤,這個對咱中國老百姓的欺騙、蒙騙。還有那種愚民、弱民、貧民的這種邏輯,導致了一個一個的悲劇,這也是劉曉波事情能體現出來的,完全拿老百姓當豬狗。   陳小平:那個我聽到一種觀點就是說,劉曉波這個肝癌事件是一個陰謀(郭插言:一定是陰謀),正好趕上那個郭文貴事件也在這個期間,那麼這兩個事件根據您的這個觀察,你覺得劉曉波這個晚期肝癌事件,和這個郭文貴這個事件之間,有什麼關聯性嗎?   郭文貴:這個只能是猜測,沒有證據,這個客觀地說,我憑我個人對他們的瞭解一定是有關係的。   陳小平:一定是有關係的。   郭文貴:轉移,這個王岐山這件事情影響太大了!他打破了整個高層的政治鬥爭的板塊,   他一定要利用各種事情轉移注意力,這一點最近,我沒法說了,就是我這七八個手機,每天一個手機,大概八千次的那個發的垃圾信息,我所有的email全部被換了密碼,我所有的電腦全部被駭客掉,我們現在的這直播間換了一個,又一個已經被駭客掉。我孩子的朋友被抓,我們的員工現在就是光審不判。我們的企業現在專案組又是各種威脅,然後又是傳遞了各種所謂威脅的信息,然後到香港、到海外去,採取各種辦法,查封你的帳號,毀壞你的名聲,斷掉你的朋友圈,讓人遠離你,毀掉你的名聲,斷掉你的朋友圈。你也看到中央電視臺這種醜陋的表演,拿出那種完全虛假的這個事實,然後拿著槍失去自由,完全視法律不顧來造謠和抹黑文貴,這都是轉移視線,這些事情跟曉波一定是有聯繫的。   他有多大的聯繫,那麼是怎麼聯繫,我們無從得知。但是從客觀、事實我一再說的,   不要說證據,你要說事實,事實上他就是這個結果,就是這樣子的。      王岐山   如何營救劉霞   陳小平:還有再一個剛才,我想最後問這個曉波問題。最後問一個問題就是說,你說我們要考慮為曉波做一些什麼事情,這是一個很好的一個想法,目前很多人關注。   因為曉波已經死掉了,非常可惜,沒把他救出來,那麼曉波死了之前,我想他有一個最大的一個心願,就是要救救他的妻子劉霞,劉霞的身體不好。大家都知道,有嚴重的憂鬱症,那麼經過劉曉波這一次,這個晚期肝癌事件這一打擊,我們都知道她, 應該想像的身體可能更糟。就是在未來的一個重點,就是人們關注救助劉暉、救助劉霞,這樣方面就是說你有什麼建議?或者在未來幫助這個劉霞這方面你有什麼建議嗎?   郭文貴:我首先我覺得,不要過度消費劉曉波,在這個事上我覺得不要採取天真的想法。   因為你做的過激的時候,反而把劉霞和這個劉暉,就是救不了,害他了。就是不能讓這些盜國賊們感覺到他們,出來就一定會形成一股力量,形成一股力量就會對他們不利,那他不會考慮人道的。那也會讓你劉霞和劉暉很快被什麼死,都是可能的,所以說我認為現在,整個我們海外的華人,他沒有領袖,沒有組織各幹各的活,各說各的話,各有各的小算盤,這在盜國賊已經看在眼裡,比我們瞭解我們自己。所以他們對各國人,你像一個一個人都已經買通了,搜集各種情報,他們會評估,評估你一旦劉霞和劉暉出去,你對我產生威脅,那就會讓你,要不讓你死,要不讓你不出去,所以說現在海外的朋友,形成一個真正的、有實力的代表的人,策略的、科學的,和盜國賊形成一種讓他放心,符合他政治利益,把劉霞、劉暉救出來,救出來以後,當然了,這個資金不是問題了,就是說這個我們要大家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讓她身體健康起來,精神恢復過來。然後讓她不要那麼早地跟這個政府對抗,也得兌現諾言,因為妳出來跟政府對抗的結局,以後再也沒有人出來了,就是說這樣的話能保存下去。這個民主和追求法制和曉波的衣缽的力量,和精神傳遞的可能,也未來給這些海外人士和這些盜國賊們講述的時候,打下一個基礎,所以這都是策略,這都是手段。   我看到現在是悲痛、追思會,我說個實在話,我是個生意人,我很現實的,這是完全無聊至極,你把那錢和眼淚、精力留著,能做什麼?什麼對她有用,對這個未來有好處,別老給自己,表現自己的口才,表現自己的這個精神,表現自己的偉大,都是為你的。幹點真的為劉霞和劉暉的事,實實在在,怎麼讓她出來,怎麼讓她恢復,怎麼讓她有一個好的物理環境,然後讓她安全,這就是事實。所以說我希望能有人站出來挑頭,當然了, 如果我能做得到的,我絕對願意做。我非常願意做。(《郭文貴專訪第四集》連載3,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91期》)
内幕
2017-11-19
  宋永毅   施害者們還是人嗎?   閱讀這些獸性畢露,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例時,恐怕讀者會問:施害者們還是人嗎?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回答這些和戰爭和大屠殺有關的性暴力問題,西方學者有過一些有益的分析。比如:美國著名女學者Susan Brownmiller認為:“戰爭中的強姦既是侵占女人的身體,又是對她的丈夫或父親的一種戰爭。”女性的子宮成了戰場,女性是一種戰利品,而施害者主要是想通過性暴力表達對方的一種恐嚇和羞辱,進而打擊對方,消解他們的抵抗意識。用這一理論來分析廣西 “聯指”和“四二二”兩大派的武鬥可能還有一點道理,但對於分析絕大多數的女性受害者和他們的丈夫、父親並不適用。因為他們並不是交戰的一方,而是“四類分子”——從沒有參加、也不允許參加派性爭鬥的政治賤民群體。經過中共建國以來17年的政治運動。他們早已經大都是馴順待宰的羔羊。既然已經沒有了起碼的“抵抗意識”,用強姦和占有他們的妻女的方式就完全是多此一舉了。   在這裡,另外一些西方學者分析性暴力的“譜系說”可能更有啟迪。這一學說認為:性暴力其實是和平和戰爭時期的一個普遍的暴力譜系或一個特別的性暴力譜系的一部分,或者一種更擴大的延續。這一理論還認為:如果這些性暴力在某些國家裡重複發生,那麼常常愈演愈烈。   按照這一觀點,我們便不難理解在中共建國以來(包括建國前在所謂的“解放區”內),中國農村大規模地對“四類分子”及其家庭施暴,尤其是大規模地性占有和性侵犯他們的妻女的“普遍的暴力譜系”。廣西文革大屠殺中的性暴力並不是第一次,最早的“特別的性暴力譜系”原型可以追溯到所謂的暴力土改中。晚近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智效民研究中共早期晉綏土改的著作,就揭露了中共早期土改中“分房、分地、分老婆”的固有模式:“不僅地富和鬥爭對像的女人被分配掉,就是富裕中農也不例外。富裕中農馮萬里的閨女就分給了貧僱農。……土改時,任有蓮和母親被關押起來,要硬性分配給貧僱農。母女倆堅決不從,便遭受繩子抽、棒子打、烙鐵燙等酷刑。”重慶獨立學者譚松在他對四川東部暴力土改的調查中,更向我們描述了廣西文革中似曾相識的性暴力的場面:   【土改積極分子民兵多是地痞流氓,暴力被合法化,使他們得以公開對地主女子施行殘忍的性虐待。他們強迫未婚女子脫褲分開兩腿被人摸下身,將木塊、鐵條和脫粒後的玉米棒插進女人下體反覆朝裡捅。一位叫黎明書的男子回憶說,他的姐姐黎瓊瑤當年20出頭的未婚女子,被逼交出洋錢,交不出先被暴打灌辣椒水,然後被扒光衣服用豬鬃毛紮乳頭,無法忍受當天跳堰塘自殺。一位土改民兵連長李朝庚接受譚松採訪說,土改時忠縣有個未婚女子梁文華還未結婚,本身不是地主,因為是全縣著名美女,就被十多個土改民兵抓去輪姦致死。】     美國著名女學者Susan Brownmiller。   由此可見,從土改開始,四類分子的妻女便和他們的土地一起,作為一種被合法剝奪的“財產”分配給所謂的農村革命階級——“貧下中農”。從土改到文革的十多年裡,地富及“四類分子”早已淪為政治賤民。具有諷刺意義的是:“貧下中農們”和他們一起在所謂的合作化運動裡被中共剝奪了土地,斷絕了在這方面的分配慾望。但是,四類分子們辛勤勞動,還是有一些可憐的雞鴨餘糧德積蓄的。尤其是他們的兒子或娶上了漂亮的媳婦,他們的女兒或出落成豆蔻年華的少女,這便激發了那些“土改積極分子民兵”壓抑在心底的最齷齪的性慾望:既然第一次暴力——土改時分配地富的妻女是合法的,為什麼文革中不來第二次再分配呢?事實上,廣西文革中不少性暴力的發生,是和模仿土改息息相關的。如上面列舉的金秀縣金秀區長二公社黨支書、“文革”主任莫志光,為了達到姦淫和霸占青年婦女莫秀雲的目的,逼死了莫的父親,還活埋了莫的母親莫女嬌的惡性事件,就是在搜查土改時沒有能發現的“銀元”的藉口下發生的。如同這一理論所預測的,惡性的暴力從土改到文革大屠殺的重複發生,性暴力和性殘虐只會愈演愈烈。在土改時還留下一條性命的地主莫女嬌夫婦,竟因為有了一個長的不錯的女兒莫秀雲,被色狼莫志光看上,文革中反而被活埋了。   在回答“他們還是人嗎?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時,這一“性暴力譜系”理論著重考察了和平和衝突時期的關聯。它指出:施害者之所以能在大屠殺中犯下這些常人難以理解的獸行,還和和平時期被害者被統治者的意識形態長期非人化有關。當敵人被描繪成“罪有應得”時,暴力的責任就“被轉移給了敵人”。而對他們的任何暴力都在道德上被合法化了。這種“責任的轉移”所產生的強大的“道德疏離”,會使暴力行使方式增多,暴力的目標拓寬,性暴力常常應運而生。對中國大陸數千萬四類分子來說,文革前的17年他們被非人化、公開被稱為是“應當消滅的階級”的宣傳和政策難道還不多、不夠嗎?因而文革中出現如此規模的大屠殺和性暴力也就不足為奇了。   從土改開始,四類分子的妻女便和他們的土地一起,作為一種被合法剝奪的“財產”分配給所謂的農村革命階級。   幾點簡單的結論   從剛剛問世的36卷、700萬字的《廣西文革機密資料》裡,讀者可以看到:在一個沒有任何戰亂外患的和平時期,中國的一個省竟有8.97萬到15萬的人在一場政治運動中死於非命。根據官方的調查的結論:這些人中僅有3000多人是死於兩派自願參加的武鬥,而其他的8.94~15萬的受害者則是“在領導有計劃地進行的”屠殺中,即“多是在非武鬥情況下,被個別或集體加以殺害的”。僅此,我們就已經不難看到一個血雨腥風的廣西文革,看到一場反人類、反人道的大災難了。      如果我們更近一步追溯一下那些在“非武鬥的情況下”、被“有計劃地”“個別或集體加以殺害的”受害者的社會-階級成分的構成,還會發現:在這一居全國之冠的所謂的“非正常死亡”的數字後面,是一場由廣西最高領導授意的、由各級政權組織的、由軍人、武裝民兵和眾多的黨團積極分子執行的對所謂的“階級敵人”的血腥大屠殺。中共的國家機器在這一屠殺的過程中,採用傳播種種受害者要暗殺、要叛亂的謠言,組織“貧下中農最高法庭”等法外的行兇機構,並在蓄意製造的“無政府”狀態中進行的。高達5~8萬名“四類分子”及其子女是被害者群體的主要人口構成,約占所有“非正常死亡”總數的56%。他們或在數百種的酷刑中滿足了施害者的獸性的快感後被折磨而死,或直接被滅門絕戶、人財雙亡。由此,我們不難得出這是一種有計劃的“階級滅絕”的大屠殺的結論。   在廣西高度組織化的大屠殺裡,還有一些非組織化的極度惡的衍生物。一是竟然出現了人吃人的風潮。據這份機密檔案記載,至少有302人,被國家機器的代表,即軍人、武裝民兵和眾多的黨團積極份子破腹取肝,剜心割肉。兇手的真實動機絕非是對階級敵人的仇恨,而是為了延年益壽、滋補養生。二是迸發了大量的強姦、輪姦、性傷殘和性虐殺的案件。僅這份檔案記載的就有225個惡性案例,估計女性受害者達千人以上。在1967年底到1968年秋的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殺人奪妻、殺人霸女、劫色-劫財-害命竟成為遍布廣西鄉村的一種社會常態。這些不齒於人類的獸行決不能用對階級敵人的仇恨來解釋;施害者的動機也根本不是為了什麼美好的“革命”理想,相反是出於赤裸裸的姦淫擄掠的惡欲。   在探索這些人性極度扭曲,乃至獸化的過程中,我們還會驚人地發見這些做惡的方式都不是文革的首創。相反,其原型可以追溯到中共建國最早的政治運動:暴力土改和血腥鎮反。對地富和其他四類分子的單方面劫財、殘殺、對他們妻女的強姦、輪姦和霸占,那時都在相當程度上在全國範圍內發生過,並被普遍地認為是完全合法的。而文革只不過是給了那些軍人、武裝民兵和眾多的黨團積極分子又一次財產-女人再分配的機會。換句話說:這些極度惡的衍生物,不過是中共文革前17 年的政策和實踐某種結果和延申而已,是“中國特色”的惡之華的結晶。按以往政治運動的慣例,它不僅是合法的,還是合理的。只不過它的表現形式稍稍集中和誇張了而已。而在文革中始終屹立不倒的韋國清,和支持了他的整個廣西的國家機器,正是文革前17年和文革中的十年裡對平民迫害和殺戮的象徵。如果我們能從廣西一個省的文革的個例來看、來回答“什麼是文革”這樣一個普遍性的問題,我想:看看上面這些醜惡的“中國特色”便不難心有靈犀一點通了。   (《廣西文革絕密檔案中的大屠殺和性暴力》連載完,《內幕》第6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